这跟他早期蹭福州市台江区电子政务的服务器的

2019-06-08 04:37

  阿福本人在业内的名头之响盖过了他正在做的产品“牛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就是牛排的活广告。

  在做牛排之前,阿福是国内互联网SNS创业圈里的名人,他被认为是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之一,还被称为“草根版”的马化腾。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中国的互联网产品经理分为两类:一类是爱做竞争分析;一类笃信答案永远在现场,即善于体会和概括总结用户的需求。

  阿福显然属于后者。他是福建人,1982年出生,只读到初中就退学经商去了,“倒腾了两年农产品,比如香菇什么的”。之后,他卖过一年高端医疗器械,2001年进入福州市台江区的区委负责该区电子政务的运维。2003年,阿福的第一次创业是个人站点为用户提供日记、相册、音乐盒、通讯录、记事本、收藏夹等一站式储存功能,后来,根据用户的要求,增加了留言板等功能,形成了一个初级的交友平台。

  有趣的是,这个个人站点一开始是他放在区委政府电子政务的服务器上运行的。等阿福稍有积蓄买了一台服务器,将其挪出了区委办公大楼后,他和他的程序员朋友再加上两个为用户提供咨询解决问题的运维人员—这4个人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让的用户达到了20万。他凭借一台服务器每月通过VIP收费有10万元左右的收入,“把大家的工资和杂七杂八的费用一刨除,我还能挣几万元”。

  中国的互联网界一向乐于谈论商业模式,但阿福的这种收费方式其实是源于他的服务器处理能力不足,用户又太多。当时他一天上传照片的增量达到了一万张。一到晚8点高峰时段用户蜂拥而入,连上10770.com非常困难,他只能限制1000人同时在线。于是阿福和北京的一个公司合作用手机收费,VIP每月通过手机缴费10元,他给予VIP优先登录权。他的计算方法是1万个VIP不可能同时登录,每次大概只有100人要求享受特权,因此这些人花10元确实能体验到痛快淋漓地连上10770.com的感受。

  事实上,在互联网界,阿福最为人称道的,是了解最为基层的互联网用户,并且能够在产品功能上迅速针对其需求做出调整。他当时决定做10770.com是因为自己经常泡网吧—那是一个并非人人都有电脑的时代,而他认定,需要被人关注和自我表达是人们的刚性需求,因此,人人都需要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存储与自己有关的数据,比如照片、日记和喜欢的歌等等。

  从那时起,阿福其实就已经形成了有关其产品设计的三个重要特色。一个是他极为擅长理解和想象与陌生人交友的场景。有业内人认为他是天生的心理学家,10770.com和51.com靠产品细节赢得用户的故事在业内已经成了经典段子,当然也有人指责他们在宣传交友概念的时候,利用了“人性里比较端不上台面的一面”。但无论如何,去模拟和想象自己的关键用户是谁,在什么场景下使用自己的产品,是产品经理最为重要的一种天赋。他们中有一类人不需要看很多咨询报告,也无需跟业内人做太多交流—就在阿福成为互联网SNS创业圈里的名人后,他说自己仍旧“没有太多业内的朋友”。

  “我就喜欢一个人瞎琢磨,我更愿意跟用户交流。”早年,据说他天天泡在网吧观察周围的人上网。现在,阿福说:“牛排上的用户如果抱怨受到骚扰或者留言说要卸载,我会打电话过去一直问对方出了什么事,我一定要搞清楚这个产品里到底有什么细节使他们不快,然后想办法改进。”

  “我一直就朋友不多,”阿福后来说,“从16岁开始,我就四处闯荡了。你可以说我一开始就生活在陌生人的世界中,所以只能做陌生人社区。”2006年,当他的10770.com被庞升东收购变成51.com之后,阿福反省说,在那几年,作为分管产品的副总,他忽略了迅猛增长的学生市场—这一块后来被人人网、占座网这样的网站给瓜分了。

  “因为我完全没有同学的概念,”他解释说,“尽管学校的网吧形态当时和一些二三线城市的网吧有类似处,但是我对校园,或者说熟人社区完全没有感觉。”

  阿福的另外一个创造是在网站上使用了“视频认证”功能。他要求用户利用网吧的摄像头,把自己的样子传上来后才允许对方注册。关于这个发明,有人说是因为阿福有约会网友然后对对方的长相大失所望的经验,但也有人相信,这跟他早期蹭福州市台江区电子政务的服务器的经历有关—在2005年之前,阿福的理想还不是做互联网产品经理,而是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处级干部,行事必须谨慎小心。

  “政法委当时可就在我楼上办公。”他半开玩笑地说。但更可能的原因,是阿福认为自己性格和行事中有一条重要的原则,就是不能容忍欺骗。在被问到如果迫于投资人或外界环境的压力,需要他网站的用户访问量大增,他该如何做时,他斩钉截铁地回答说自己可以考虑聪明地打广告或者搞营销,但绝对不会做假流量,或者找人刷榜。这种原则性使他想方设法要得到用户的真实数据,而且会尽量防止陌生人交友中出现恶性伤害事件。

  最后一个重要的特点是,阿福给自己产品一开始起的名字是“个人数据库”。他坚信一定要留下并沉淀用户数据: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存储和积累的数据越多,就越不容易挪窝—换句如今互联网的时髦术语来说就是黏性大。只要一个社交网站积累用户的数据足够多,用户在上面花的时间足够长,在这个大前提下,用女孩的数据吸引男孩;或者反之,对深谙人性的阿福来说,只是一个不断优化产品功能和满足用户需求的问题—这恰好是他最擅长的事情。

  2006年,庞升东收购10770.com,恰好是在阿福人生的转折点上拉了他一把。在被收购前,阿福和他的站点已经盈利,但是真要他凭此下定决心靠一己之力办互联网公司却很困难。庞给阿福带来的不仅仅是个机会,还向他展示了一个通往他心目中“真正互联网世界”的入口。

  “我当时窝在福州,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做互联网的人,”阿福说,“去上海工作就完全不同了,我很想提升自己。”

  2006年,阿福加入51.com,放弃了10770.com这个域名。他在新公司里担任分管产品的高级副总裁。在之前的创业经历里,阿福一直都受到资源匮乏的限制。这个问题如今在51.com不存在了。从2006年到2008年,51.com完成了两轮融资,投资者中包括红杉资本以及在美国有过投资MySpace经验的红点创投。2008年7月最轰动的消息是史玉柱投资5100万美元现金收购了51.com的25%股权。

  有了钱,就能突破之前的很多限制—在放弃阿福的VIP收费模式后,2006年51.com的用户从20万增长到了100多万。因为当时腾讯的QQ空间尚未发力,市面上也没有太过有力的竞争者,到了2008年51.com的人数激增到了1000多万,在广东、湖南、安徽、江苏等几个省的网吧里成了绝对的赢家。

  “我2008年出差去湖南,看到在网吧里上51.com的人比玩游戏的人还多,”阿福说,“我自己都奇怪,这玩意真有那么好玩吗?”

  但从2007年开始,阿福对产品的规划和现实之间开始出现了一种奇妙的错位。外界认为,他在全权负责51.com的产品规划。但当时51.com已经逐步扩展为一个几百人的大公司,副总多达六七人,其中不乏来自腾讯等大公司的业内人士—每个人对公司的未来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建议。阿福形容说自己当时“能力不足”,无法全力捍卫自己关于产品的想法。和创业公司的一个人说了算截然不同,在大公司工作的产品经理除去思考用户需求外,还必须耐心协调和处理各种人际关系。

  “这可能就是我性格上的弱项,”阿福说,因此就算他“那个时候知道怎么做是对的”,但结果却是未能坚持推行自己的想法,只好落得个事后抱怨。

  “这种‘我没有尽力’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他说。这导致他在做牛排这个产品时下定决心,要表现得“更为固执”,更为“独裁”一点。

  实际上,2008年是51.com历史上表现最为辉煌的一年。到了2010年前后,腾讯QQ的同时在线.com的同时在线人数已经从两年前最高的1100万跌到60万到70万。外界认为51.com的失误在于模仿腾讯,全面推出了聊天软件51挂挂、51秀、51群组、51商城、51音乐等功能。而阿福的看法是51.com有钱以后该干什么没想清楚,产品设计有太多人在拿主意。

  他的想法是,首先开发51.com内部的通讯软件,让用户彼此联通交互,增加黏性,然后一步步开放平台,引入合作者。归根结底,阿福的思路和他过去的创业经验直接相关—他始终是在以资源有限,对手(腾讯)十分强大为前提思考问题的。时过境迁,追究当时究竟谁的战略决策更为正确已经无甚意义。但一个天生的产品经理确实会对无法彻底掌控一个产品的设计而感到由衷的苦恼,因为这样会使他无法对自己的想法进行纠偏。因此从2006年一直到2010年年初因病离开51.com,阿福形容自己一直“很苦闷”。

  这也是他病愈后最终决定自己创业的原因。他想通过一款真真正正属于自己的产品,来验证自己的想法:想方设法留住用户的大量数据,为他们提供各种展示的平台和空间,并且为之提供最好的体验,这是阿福认为一个产品能够做好的正确路数。

  当然,外界对他也有质疑。“他之前做的‘简简单单’就表现一般,”一位业内人士说,“最后还不是关张了吗?”

  这对阿福来说恰好就是最有挑战性也最有趣的部分。在做牛排之前,阿福用摩托罗拉手机。“其实一开始我很讨厌苹果,”他有点孩子气地抱怨说,“太麻烦了。”但既然要做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交友应用,苹果是他无法回避的—就连他这次创业的投资方经纬创投的人也在催促他赶紧熟悉iPhone。于是他下决心花了半年时间认真研究iPhone,“我有半年时间真的没有碰PC。”

  在目前可见的“牛排”里,他在51.com和早期10770.com上所体现出来的对用户小需求的精确把握都有体现。阿福自认为是一个“史玉柱式”的产品经理,后者会在意自己游戏上一段说明的字体和字号,他则会在早上打电话告诉自己的运营人员,在玩某个“牛排”中的小游戏时,有几个人在排行榜上的活跃度太高了,总是排在前面。“给他们稍微降降温,”他说,“让别人也参与进来。”有些业内人士认为阿福此时进入移动互联网领域有点晚—他这次创业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他能否颠覆自己之前的经验,想象出那些使用苹果手机和安卓手机的移动互联网用户身处的场景和需求。

  在决定做牛排后,阿福停掉了“简简单单”,这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全部经验都来自于PC,“简简单单”的思路就是一个半吊子—介乎于移动平台和网页产品之间,而“移动互联网才是未来”。

  “这种转型是很痛苦,但我得先断掉自己的路径依赖,”他说,产品经理就得有这种狠劲,“对我来说,这事没有什么中间地带。”

  阿福本人在业内的名头之响盖过了他正在做的产品“牛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就是牛排的活广告。 在做牛排之前,阿福是国内互联网SNS创业圈里的名人,他被认为是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之一,还被称为“草根版”的马化腾。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中国的互联网产品经理分为两类:一类是爱做竞争分析;一类笃信答案永远在现场,即善于体会和概括总结用户的需求。 商人 阿福显然属于后者。他是福建人,198......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4008-216-846